位置 :  主页 > 新闻动态 >
咨询:028-88888888

吴启讷:我们为什么总是看不懂台湾的事情?

  

   台湾的县市长选举结束后,岛内和大陆针对选举结果出现了若干种解读。台湾岛内传统上支持国民党的部分选民,将这次民进党的失败,解读为国民党价值的复兴,并乐观预期两岸关系回温,台湾经济复苏。

   大陆则有两种比较流行的解读。主观上抱持强烈国家统一理念的一种见解认为,以韩国瑜为代表的国民党参选人的胜利,代表TD观念已经退潮,台独政治势力大势已去,两岸和平统一前景可期。

   选前一些大陆的观察者见到韩国瑜提及「九二共识」,便一厢情愿地认定韩国瑜倾向国家统一,甚至认为韩就是未来台湾特别行政区特首的适当人选,一厢情愿地将韩国瑜对「九二共识」的解释「一个中国就是中华民国,我爱中华民国」,修改为「我爱中华」,解释成为韩的强烈民族情感。

   选后,包括隶属大陆最高人文社会科学研究机构的台湾研究专家在内的不少人,更认定马英九和韩国瑜等人「内心真诚」期望统一,也将努力推动统一。

   另一种推崇西式「民主」制度的见解,面对台湾选举后的「政党轮替」,充满钦羡,言谈间难掩兴奋。

   这种见解认为:台湾「有秩序」的成功选举,是「『主权在民』原则的再确认」,台湾人民透过「民众的抗争和充分参与」,使政治「彻底摆脱了金钱政治,避免了选举不公正的危险」,证明「在法治国家,选举可以是公正、文明的」、在「选票面前,人人平等,连蔡英文也排队领票」,而「选举失利,有人更坦然、勇敢地承担责任」;

   进一步推论:「统治的合法性,来源于被统治者的同意」;「枪杆子出政权是野蛮,自由选举是文明」;「民主不会造成混乱,中国人也能走上民主之路」;「有健康的反对党,才是民主的常态」。

   这三种见解,都是对台湾选举结果的严重误读。

   「闪回」到真实世界中发生过无数次的场景,这样出自书斋的解读就更显得突兀:大陆人在海外遇见「台湾同胞」,每每兴奋地询问「你也是中国人吧」?得到的答案基本上都是「对不起,我不是中国人,我是台湾人」!,「谁是中国人?!中你个头啦」!

   近年来,来台短期访问、交换的大陆学生通常也都会一厢情愿地认定他与台湾伙伴成功地「心灵接近」的快乐,但在台长期就学的陆生却都会感受到台湾人用自掘的心灵鸿沟拒他们于千里之外的痛苦。

   台湾只是一座不大的岛屿,但它在最近一个多世纪以来政治、文化、社会变迁的全貌,即便对于岛内的住民而言,都有身在庐山的困扰,对于在实体空间和心理空间上都有分隔的大陆而言,台湾的真实场景往往超出了观察者理解的范围。

   这篇文字希望从几个角度,针对性地拉近大陆观察者与台湾的距离。

  

台式「民主」的内涵


   首先,针对最后那种推崇「民主」的见解。这种观察只看到「轮替」,却没有看到「轮替」后面的内容。

   台湾自开放D禁、全面推行各级民代和行政首长选举以来,除鲜有技术上的做票贿选行为之外,政治的根本目标遭到曲解,政治的根本道德准则并未得到遵循,在这种背景和选举文化下轮替,其实是「浅碟政治」的体现。

   台湾的投票制度当然并非全然无效,在投票制度发挥一定效用的地方和时段,民众的投票行为在技术上当然产生了政治人选「轮替」的效果。

   然而,在台式人情社会中,当选的民代大多将精力用在选民服务上,包括勾销交通违规罚单、更换路灯等等,选民家中的红白喜事,也不可缺席,这样,各级民代中几乎没人愿意在立法机构中为涉及重大、长远公共利益的事务尽心,因为选民看不到这些事务的立即效果,下次投票自然会投给更「热心服务」的人。

   在这样的「浅碟政治」文化之下,有远见的政治、经济规划自然遭到逆向淘汰。

   比「浅碟政治」危害更大的是「仇恨政治」。以民进党为代表的TD政治势力在40年前的集结,乃出于明确的政治动机和政治目标。

   第二次世界大战结束后,中国作为战胜国,收回了被日本殖民50年的台湾,此后又在土地占有状况高度集中的台湾实行土地改革,这两项举动触动了日本殖民台湾期间与殖民当局密切合作的台湾「皇民」的政治利益与经济利益。

   由「皇民」及其后裔组成的台独运动,一开始即将其政治目标确立于在岛内推翻国民党的统治,并拒绝岛外的其他代表(他们口中的)「中国」对台湾的统治。

   因此,民进党从未打算在选举和议会制度下与国民党从事政治竞争或者分享权力、互相监督,他们所设想的唯一目标是置国民党于死地。

   要达成这样的目标,台独政治势力需要藉由煽动仇恨、制造对立,最大限度地动员支持者,于是不顾西式「民主」所标榜的「宽容」、「妥协」精神,

   对内利用台湾人口结构中,「本省人」(指1662年到1895年间陆续由福建省陆上部分的南部和广东省东部移居台湾岛的汉人)居人口绝大多数,且抱持浓厚地域意识的状态,夸大这部分人口在台湾与大陆分离50年当中与大陆不同的殖民地经验,

   更藉由扭曲「二二八」(由部分不甘失败的皇民利用接收当局所面临的战后政治、经济困局,挑战中国统治的暴动,以及当局在其后的镇压)事件之中的省籍因素,

   扩大仇恨,报复、清算曾代表中国结束日本殖民统治的政治势力──国民党,报复国民党以往在台湾实行的一些浅表的去殖民化措施,利用日本殖民遗产,逐步扩大推行「去中国化」、再殖民化。

   获得经过煽动的「民意」支持,台独政治势力在参与台湾选举政治的过程中,通常并不遵守投票政治的习惯规则,而是惯于使用肮脏手段抹黑竞选对手,甚至不惜使用「两颗子弹」这样的步数;而在选举失利时,即破坏代议政治结构,以群众暴力胁迫执政党就范;

   执政之后,则破坏他们曾参与制定的制度,破坏其在野时所标榜的法治、人权、新-闻-自-由、言-论-自-由和学术独立,自诩「东厂」,不择手段地清算斗争、打击异己、任人唯亲。

   台独政治势力将他们不喜欢的媒体贬称为「中国媒体」,将他们不喜欢的报导定义为「假新闻」、「中国假消息」,将不利于自己的民意调查结果,直接冠以「中国介入」,封杀他们不喜欢的言论,封杀、迫害发言者。

   民进党等之所以如此毫无忌惮地破坏他们赖以上台的选票制度,原因在于他们认定自己的作为具备「革命」性质,代表「正义」、「进步价值」、「改革方向」。

   因此,他们可以毫不羞愧地将类似日本极右派的种族主义、法西斯主义、菁英主义主张包装成「下层」、「左派」、「绿色环保」主张。

   在实质上的极右派作为下,台湾认同分化、财政恶化、贫富差距扩大,当然是预料之中的结果。

  

「台独」和「拒统」有正当性吗?


   其次,仍针对最后那种推崇「民主」的见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