位置 :  主页 > 新闻动态 >
咨询:028-88888888

田纪云:怀念小平同志

田纪云:怀念小平同志

选择字号:  本文共阅读 5360 次 更新时间:2018-12-18 21:17:18

进入专题: 邓小平  

● 田纪云  

  

   小平同志离开我们已经八个年头了,我们每每想起这位伟大人物就肃然起敬,无限怀念。


初次接触小平同志


   我初次个别接触小平同志是1984年春。3月13日,四川省驻北京办事处主任孟薇打电话给我,要我约小平同志和曾在四川工作过的一些老同志到北京四川饭店聚一聚,我同意为他约请。经请示小平同志后表示同意后,我又约请其他人。这些人有:王震、杨尚昆、段君毅、陈野苹、宋时轮、李一氓、李伯钊(杨尚昆夫人)、罗青长,还有当时的商业部部长刘毅、北京市市长陈希同等人,惟万里我忽略了邀请。3月15日上午十一时许,大家先后来到饭店客厅,十一时三刻,小平同志在邓楠和毛毛的搀扶下来到饭店,大家争相与他握手、问好,许多人与他照相,他很随和。但当他端起酒杯与大家干杯时,突然发问,怎么万里没有来?我马上回答:呀,我忘了通知他。他诙谐地说:吃川菜不能没有万里。后来我才知道小平同志与万里有至交,关系非同一般。


小平同志对改革开放的若干指示


   1985年至1987年是我与邓小平接触最多的时期,那时我在国务院协助万里主持日常工作,同时我又是中央财经领导小组副组长,每年总有几次陪同中央、国务院领导同志向小平同志汇报请示工作,以下是我亲自听到的小平同志关于改革开放问题的若干指示。(主要是根据我当时的记录,与经整理收入《邓小平文选》第三卷的有关讲话,在文字上不完全相同,有的《文选》中没有。)

   我第一次去小平同志的家里是1985年7月11日,那是向小平同志汇报价格改革的思路和初步方案,由我主讲。小平同志对于价格改革持非常积极的态度,他说:“物价改革是个很大的难关,但这个关非过不可。不过这个关,就得不到持续发展的基础。”又说:“今后即使出现风波,甚至出现大的风波,改革也必须坚持。否则,下一个十年没有希望。”在价格问题谈完之后,小平同志兴致勃勃地谈到四个经济特区的建设问题。他说,当初试办经济特区就有不同意见,但是我们没有争论,下决心干,不干,就闯不出路来嘛!现在看,这个决心下对了。四个特区办得好,为今后扩大开放积累了经验,如果说有不足,是没有把海南岛也列入特区。这也是1986年国务院主要领导率领有关部门去海南进行考察,以及后来海南升格为省、并成为特区的最初动因。

   1985年下半年出现了物价上涨过高的情况,人们对调整工资也有不少意见。中央书记处决定召开一次党政军机关干部大会,由我给大家讲一讲经济形势问题。我作了《当前经济形势和经济体制改革的问题》的报告。随后向小平同志作了汇报,他说,中央机关干部大会上的报告讲得好,可作为中央二号文件发到全党(一号文件是农业问题)。

   1986年6月10日,我与国务院主要领导又向小平同志汇报经济形势,当时整个经济形势是好的,但农业滑坡的局面未见大的好转。我们进门尚未坐定,小平同志就说,农业问题可要注意啊!农业一旦滑坡,三五年转不过来。

   小平同志在听完汇报之后说,当前经济情况总的是不错的,是不是有三个问题,如果解决得不好,将会影响我们经济的发展。一是农业,主要是粮食问题。又说,我们从宏观上管理经济,应该把农业放在一个恰当位置上,要避免过几年又要大量进口粮食的局面。二是外汇问题。外汇短缺,外贸发生逆差,会不会拖我们的后腿?要研究多方面打开国际市场。要打开出口市场,关键是提高产品质量。三是政治体制改革问题。小平同志说,现在看,不搞政治体制改革不能适应形势。要精兵简政,真正下放权力,扩大社会主义民主,把人民群众和基层组织的积极性调动起来。机构多、人多,就找事情干,就抓住权不放,下边就搞不活,企业也就没有了积极性。

   小平同志讲的三个问题都是战略性的,十分重要。国务院根据小平的指示,很快采取了加强农业,加强外贸工作的措施,并经书记处研究成立了中央政治体制研讨小组,研究政治体制改革方案。

   1986年12月19日上午10时,姚依林、我和国务院主要领导向小平同志汇报经济形势和经济体制改革问题。一坐下,小平同志就说:改革要过几关?我讲了“过五关斩六将”,但究竟要走几步?去年走了一大步,今后还要走几步,花多少时间?

   国务院领导回答:要研究一下才能回答清楚。姚依林汇报了八六年经济形势,在讲到外债时,小平插话说:外债不怕,但要用于生产,用到补财政赤字那就不好。

   关于1987年工作,小平同志强调说:明年工作重点是两条,一是农业,增加粮食生产;二是搞活企业,从长远看搞活大中型企业更重要。

   讲到金融改革,小平同志说,金融改革的步子要迈大一些,要把银行办成真正的银行。我们过去的银行是货币发行公司,是金库,不是真正的银行。

   在讲到要把大中型企业经营权交给企业家时,小平同志说:这个问题没解决,主要是老框框的束缚。其实许多经营形式,都属于发展社会生产力的手段、方法问题,既可为资本主义所用,也可为社会主义所用,谁用得好就为谁服务。

   在讲到要利用外资时,小平同志说:墨西哥过去借了多少外债,不能说都是失败的,有得有失。巴西人均外债4000元,墨西哥人均2000元,由落后国家发展到中等发展水平。我们要学习他们勇于借外资的胆略,但要适度,不能借得太多。

   最后,小平同志说:关键问题还是粮食、外汇这两个问题,不要忽视。再花大量外汇买粮食不行。

   对于企业下放,小平同志说,企业下放,政企分开,是经济体制改革,也是政治体制改革。下放的阻力来自婆婆太多,听说经委有上万人,必须精简,计委一定要小。这些人在中央机关工作多年,多数都还有一定知识,到基层去竞选厂长、经理,显示自己的本领去嘛!

   1987年11月初,我陪同中共中央主要领导向小平同志汇报沿海发展战略问题,主导思想是在沿海两亿人口的地区大力发展外向型经济,让这个地区的近两亿人口吃国际饭。小平同志听后非常兴奋,当即表态,这是一件大好事,要放胆地干。1988年1月23日,小平同志在一份关于加快沿海地区对外开放和经济发展的报告中批示:“完全赞成。特别是放胆地干,加快步伐,千万不要贻识时机。”